伊恩·布雷默:去他的全球化!

看着视频里这个浓眉大眼眉飞色舞的学术帝如何张牙舞爪地描绘世界秩序,中美君不禁莞尔:如果所有的大学教授都能这么讲课,估计这个世界上早已没了“点名儿”这个词汇。

扯淡归扯淡,身为全球最大的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的总裁和纽约大学全球研究教授,伊恩·布雷默坦率之间的真知灼见不难捕捉。对全球化、对新冷战时代、对中美关系的预测,伊恩·布雷默直言不讳自己哪怕是颇有些离经叛道的见解,甚至不惧挑战“骨灰级”中国问题专家基辛格博士的观点,直言其已然不了解当今中国。

孰是孰非,尚在其次。难得的却是这份对话的坦诚,有时候,恐怕正是坦诚才能更添言论的力量,激发更多思考。

视频精编:

文字实录:

 伊恩·布雷默:(与G20相对应的)G-Zero(零国集团)是二战之后军事力量过于远离产生这种力量的政治结构后的自然结果。我们有美国领头的世界秩序,美国麦卡锡主义,马歇尔计划,WTO,布雷顿森林体系,联合国等等机构,都是美国价值、资本、意识形态、盟友⋯⋯但世界在变化,比如孵化因子对于新兴市场更加重要,比如中国的崛起。

 

很明显我们在经历一个地理政治环境的创造性打击,我很高兴(这个打击)发生在2008年,在美国还是唯一和绝对的超级大国的时候,远好过发生在2018或者2028年,到时候美国和美国的盟友对于危机的反应能力,也许随着世界的变化会遭受更多的约束。

 

施静书:那么在这个从未有过的和平和繁荣的时代,危机来自哪里?

 

伊恩·布雷默:有几个原因凑在一起:第一,美国不再想当国际警察,第二欧洲完全困于欧洲自己的问题,欧洲现在更多的是德国牵头而不是英法,德国对于欧洲之外的政策更加经济导向和双边化,相比之下英法更趋向美国保持一致。

很多人说美国外交政策在更加欧洲化,我们在变得更加多边化、更少军事化,这种说法完全不对。在外交方面,美国正在变得更像中国,在核心的国家安全范畴更加单边化,而在此之外的范畴更加消极不参与,这不像欧洲,而更像中国。

我相信肯定会发生的是奥巴马任期外交上最大的成就是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TPP)的构建和完成。

你不能构建“美国领导的全球化”。可以是无领导者的全球化,也可以是美国牵头的“非全球化”。在这两者之间选择。TPP就是美国牵头的“非全球化”,去他的全球化!非全球化挺好!

中国说我们不想要TPP,那是一种遏制政策。现在中国知道TPP将会成型,他们内部也在开始研究TPP。而我的看法是,这将带来中国的改革。因为他们不想被排除在将来亚洲经济的赢家之外。

但如果你问我我们(美国)应该把精力放在哪里?明显,答案是亚洲。

而我们是在这样做吗?答案是没有。

我们有对亚洲足够的战略性考虑吗?答案是远远不够。

我们可以提升和亚洲关系的最好办法是确保我们的经济运转良好,因为今天的中国比经济危机之后更关注美国。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仍相信美国经济可以持续,也投资了很多在美国。

 

G-Zero如此不稳定的一个原因是,我们还远没到一个新的世界秩序。我不相信我们会走向新的冷战,虽然很多人这么说,很多人说美俄会走向新的冷战。我有四个理由说明并不是这样:第一,欧洲并不是和美国站在一起;第二,中国也并不和俄罗斯站在一起;第三,俄罗斯实力也并不够强大;第四,美国其实并不那么在乎⋯⋯

所以关于我们走向何方的大问题是:在现在的困难下,中美关系将走向何方?其他国家对这个关系是否有影响?

在去年,中美关系有很大的改善。一方面是美国经济还不错,另一方面是习近平的改革取得了不少进展,且未遭受太多国内阻力。所以中美关系目前看着不错有不少原因。

但如果你要我对今后五到十年做个预测?我觉得这是目前世界上最不确定、最难预测的事情。不幸的是,美国的很多CEO表现的好像这是可预测的,好像中国必然会更贴近美国⋯⋯他们也许会,也许不会⋯⋯

我觉得基辛格对俄罗斯乌克兰的看法比绝大多数人都准确。在最近几个月中,他很理解普京的想法。因为和冷战时期没有太大不同。但我不太赞同基辛格对中国的看法。他是真正相信我们在走向新的冷战,我个人相信中国比想象的要有趣和复杂,对中国经济方面的解读很重要。中国人对于建立市场经济的愿望也是很强大的,经济特区、人民币国际化⋯⋯实际上对这些基辛格都不够了解。这当然不是什么最紧要的,但仍然非常重要。

而如果你问我的直觉,中美关系在十年后是否会处于更好的状态?我认为恐怕会是更差的状态。而且很可能,问题的关键是:我们作为美国人,还没有准备好去接受和理解与我们的价值观如此不同的一个国家。

节选自2014年6月24日伊恩·布雷默做客亚洲协会纽约总部与亚协CEO施静书的对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