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计划 Week 1 : 在纽约的120个小时

中美君说:

壮志之旅第一周告结。五位壮志学员轮值小记者,记录每日点滴感触。

带上他们的眼睛吧,来看纽约变立体!

“为了尽快熟悉纽约,我们第一天的任务是完成城市定位比赛 New York Rush。

我们被分成两组,规定上午12点到下午5点,自己找路和找合适的交通工具,完成尽可能多的定位。列表上有许多项目,也是游客纽约行的必备:比如找到自由女神并合影、签到尽可能多的博物馆和百老汇剧院、拍到梅西百货里面一百多年历史之久的木质电梯、艺术家 Robert Indiana 制作的LOVE、HOPE街头雕像。

其中最有挑战的任务,是在时代广场向6个不同特征的人(比如纽约的警察叔叔!)提问,获知他们对纽约的印象。”

壮志学员是怎么完成这些挑战任务的?请见当值小记者萍措卓玛的手记《和我一起暴走纽约!》

New York Rush结束后的第一天,我们终于迎来了亚洲协会的欢迎会,以及与两位重要人物的巅峰对话。

欢迎会上,亚协美中关系中心主任 Orville Schell 的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

“美国有它自己需要面对的挑战,也并不是一个可以供中国学习的范式。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睁大眼睛,用这一个月的时间,去观察美国的方方面面,感受它到每一个角落,那些好的、不好的,意料之中的,与意料之外的。”

高峰对话的更多细请看当值小记者党葳堃的《抵达纽约:睁大眼睛,做你自己》

当晚,壮志学员展示自己之前实践社会企业项目,并和人在纽约的壮志“大buddy”(青年导师)结对,有物理博士转投金融的纽约文化沙龙创办人@赵智沉,多门外语同步说、《口译班手记》专栏作者@黄潇潇 ,数学博士变身谷歌工程师的@木遥 ,妙笔著文章的政治学博士@林垚和亚洲协会教育部门主管@王珏。

他们的出现,让壮志学员对纽约的距离感又少了一分。

当值小记者: 王旭

纽约的一天是从声音开始的,天尚未破晓,一阵急促的警笛声直直扎入梦里来,敲打着我渴睡的眼睛。我翻身下床,推窗往下看,这个城市已经开始欢唱起来了。声音是纽约苏醒的标志。

上午,我们去Credit Suisse参访。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成立于1856年,是一个在全球60个国家有经营业务的国际金融机构,有着比较严格的安保制度,需要内部人士带领才能进入参观,工作于公司的我们的青年导师之一——或者说“大Buddy”——赵智沉就成为我们的“内线”。

(左一为“大buddy”之一赵智沉)

在赵老师和其同事中英双语的简介下,我大概脑补了一下中美两国之间金融制度的差异,技术方面的不懂,但两个国家总体制度背后的理念,还是比较明显。前者倾向于管制,类似于法学中的法律家长主义;后者倾向于自由,我将其称之为自由主义。

当然这种区别只是我粗浅的的观察,两国之间的实质差异,还需要我们去体会和总结。在中国,无论是历史还是现代,总认为必须在一定的管控之下,社会潜能才能得到充分的发挥,尽管管控会带来一定程度上效率的降低和其他方面的问题,但会减少风险;美国似乎相信,只要社会中的每一个单元的自由得到保证,整体的社会潜能才能得到充分地发挥,尽管有风险,但巨大的收益足以弥补风险带来的潜在损失。

(在瑞士信贷大厅)

中午和全亚协的实习生共进午餐之后,开始了本次壮志计划的重头戏:Innovation Hub(创意聚落)。我们需要在一个月的时间内组团设计一个可执行、有价值、有意义的创意项目。时差的困倦瞬间消失,头脑风暴快速地展开,5个大脑迅速产生了五花八门的创意,其范围涵盖人一生的各个阶段,从儿童到青年到中年到老年,其形式包括互助组、研究调研、工作坊、沙龙培训和社会企业。

讨论一直持续到偌大的亚协大楼只剩下我们5个人,然后又持续到每个人饿得以坚果充饥,最终确定出7个基本的话题,即围绕青年人主体开展活动,因为我们相信青年是这个国家未来公益的主要力量和希望。

当值小记者:洪昕宇

壮志第一周,我们的参访主题是不同形式与体量的公民责任。今天是第四天,我们去了Teach for All(一家对美丽中国、Teach for America等组织提供帮助的非营利组织)交流,下午在纽约市议会旁听全市议员开大会,傍晚泡在Google公司的纽约分舵玩乐高。


(在TFA与Jennifer及其同事合影)

TFA鼓励教育类NGO招募有领导力潜质的大学毕业生去当地的学校任教两年,通过大学生接受的教育培训以及在学校任教中的体会和思考,从而激励他/她对自己所在社会的改变。一位名叫Jennifer的主任的说法很启发我:

“我们不是在建设一股教师力量,我们是希望推动当地人的领导力的提升,Mindset(思考方式)是关键。”


(亚协实习生Michael Laha,左一,讲解议程)

坐落在纽约downtown市中心的市议会,是市民们随时可以自由旁听的地方,并不会受到任何的拘束,只需要保持安静。这样一种自由的、参与式的氛围非常的奇妙。

议员们在听证会上论述的提案,都已经事先经过充分讨论,因此不会再有讨论环节。每个议员甚至会谈及自己的生活境遇,并给共事的同事们给予祝福。他们的提案也与我想象中的内容不太一样,有些听上去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只要是关乎公众生活的,都是议会中会被正式提出来受到意见表决的。


(在市议会内合影)

在我们的“大buddy”之一木遥的带领下,在Google的参访让我们有点乐不思蜀。整栋Google大楼的每个楼层的休息空间都是不同主题的乐园,乐高积木、城市地铁等等不同的元素在这个空间中得到了充分的表达。


(被公司楼层里的乐高玩具迷住了)

在这些主题的空间下,想象的可能性得到了充分的延展,具体到设施和规则上可以观察到,在Google,连带狗狗上班都是允许的。而楼中的交通工具更是创意满分,他们是用手扶的滑车来完成移动的。这个企业没有明文写出的公司文化,却把它包容自由创新的文化贯穿至了员工的工作体验中。


(在Google里合影,左一为“大buddy”之一木遥)

参访过程我一直在思考,Google为什么会成为今天的参访地点之一。我发现,Google呈现的是一种空间。空间自由的背后,是一种赋权式的、自生状态的文化和认同的培养。

员工在被给予了充分的尊重和自由度的前提下,产生认同感和主动创造的意识,一种共同参与的氛围因此被构建出来,所以员工不是被动的在运转,而是主动的在参与创造。因此这种创新空间营造,在我看来就是自生性公民责任感生长的前提。

“一个半小时的火车,风景倒退一百公里,我们从曼哈顿进入长岛。这里有属于长岛的葱郁和蔚蓝,静谧安宁。一路往北到达北岸的牡蛎湾(Oyster Bay)开展社区机构参访。

洛克菲勒家族第五代成员、美国中华医学基金会理事Wendy O’Neill(欧文笛)女士作为我们的导师之一,引导我们的此行参访,给我们着重介绍了基金会对培育社区机构的重视。这里的部分机构由基金会支持成立,现在基金会仍是重要的资源提供方。”


(晴空万里的长岛一日)

“我们今天即将参访的青少年家庭咨询机构(Youth &Family Counseling Agency)、海滨中心(Waterfront Center)、老年服务中心(The Life Enrichment Center)就是其中三个。”

关于在长岛度过的浪漫一天,更多见闻请见当值小记者梁绮琪的手记《长岛记忆》


 

更多2015壮志计划直播,请戳《壮志专栏》

整理、编辑/张潇冉、郑惠文
手绘图/张环

中美对话出品的内容均为原创,个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及网络链接:ChinaUSDialogue.org;投稿、商业转载或媒体合作请联系:ChinaUSDialogue@gmail.com。

了解2015壮志计划更多精彩,请见壮志专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