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A观展 | 71岁马蒂斯迷上剪纸后

中美君说:

或许可说这是纽约近期最热门的展,热闹了一整个冬天,平均等两小时以上方可入场。

不了解“野兽派”、“与毕加索齐名”的马蒂斯?觉得剪纸此种形式颇幼稚?

不妨静静浏览,会发现这是一场率真质朴的视觉欣赏,也是一个可以留驻心底的好故事——在人生的冬季里肆意铺展的绚烂。

“遇见——文化纽约”是中美对话推出的新系列,将陆续介绍纽约的展览、演出、美食、城市故事……带你“遇见”纽约。

matisse

马蒂斯(Henri Matisse,1869—1954),与毕加索一起被视为20世纪法国画坛上的两位最重要的艺术家。是现代派绘画艺术的领导人物。

此番在美国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展出的这批剪纸作品之前曾在英国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Tate Modern)展览,吸引了56万多观众,成为该馆史上最成功的展览。

该展也是迄今最大规模地展现马蒂斯剪纸作品的展览。可以关注三个切入点:(1)对新的艺术形式从摸索到熟练创作过程;(2)艺术形式的跨越与创作理念的延续; (3)作品背后艺术家的人生。

作品背后:如何走上剪纸之路?

在近代世界美术史上,马蒂斯是位有创造性和开拓性的艺术家,他一曾兼及素描、油画、版画、雕塑、装饰画和剪纸多种创作,在每个领域中都有着自己的发现和创见。

在生命的最后一段,这位大艺术家为何会在众多的艺术形式中选择了剪纸?

由于条件限制,71岁的马蒂斯因病手术之后,便坐上了轮椅,不能再绘画。于是他从零开始摸索剪纸。

马蒂斯的自述中提到,“因为健康状况,我必须呆在床上,我做了个小花园环绕着我,可以漫步其中,有果、叶与鸟”。他剪出鸟,于是就有了天空;剪出水草、鱼与珊瑚,于是有了海洋。有时他还自己染色,寻找心仪的那一种颜色。

想象他的房间,墙壁贴满了他自己剪的各式剪纸,或许一开始只是为了装饰自己病床边的墙壁、遮盖壁纸上的污渍,未料渐渐衍化成艺术创作的摸索。

matisse2
后人在采访中提到,马蒂斯坐在病床上,在画好的纸面上裁剪,指挥助手把作品用图钉钉在墙上。为了在夏天和冬天都能照到太阳,他在两个卧室间搬来搬去。

matisse3
这些剪纸在他生命的最后十三年中一直相伴左右。即使无法行走、无法作画,剪纸都靠助手扶着,到了人生最后一刻,马蒂斯仍在享受创作艺术的快乐。

艺术:因物制宜中的恣意盎然

也许从零开始摸索的最初阶段,艺术家与孩童的作品并无明显区别,之后的突破超越才是实力之表现。

浏览完展览的前三分之一,几乎就要以为这就是一个以色彩鲜艳、靠规模系列取胜,依靠对艺术家前半生成就的敬重支撑起来的集合了。

但展览进行到这里,突现转折,柳暗花明。

matisse4

《Zulma》这幅作品(下图)是马蒂斯在造型艺术上的一大创举。毕加索看到这幅作品说,这样的天分让我嫉妒,也感到希望。

matisse5

下图是马蒂斯 82岁创作的剪纸《蓝色人体 Blue Nude》与其早前画作《舞蹈dance》。

形式的转换也不能限制艺术思路的表达,剪纸与绘画也可以异曲同工。

matisse6

matisse7

下图《游泳池》这一作品,原来是马蒂斯用来装饰餐厅墙体的。

手术后的马蒂斯无法站立,更无法畅游。于是他将对自由戏水的向往融于作品,装饰在身边。评论家注目的是该图视角的多样性,有时候像是俯视泳池,有时又像是身处池中。

matisse8

剪纸创作没有停留在纸面,后来被马蒂斯用在设计彩窗。集合了对形式、材质、情景的综合思考。

此幅作品《圣诞夜》是1952年Life杂志为洛克菲勒中心而订。灯光的映照使其比剪纸增添了明亮与颜色通透的力度。

matisse9

展览最后,有一段颇为仔细的文字说明,提示人们去注意那批最后的剪纸作品中用作固定的大头针与许许多多尝试留下的针眼痕迹。

马蒂斯在创作过程中,为调整图形间的组合关系而进行过许多调试。这些作品使用的创作材料简单寻常,但是其立体性却远胜过平面的绘画,以至于后来因热门而出版的图册实在难以匹敌实物。

matisse10

若有机会在二月前来到纽约,定要一睹实物,层层叠叠的色块中造型艺术之功力,并非平面的图层可以展示。

但倘若一时难以眼见亲历,却也无妨,冬日里,已经浏览到这色彩浓烈的生命之光,在人生的冬季里肆意铺展的灿烂。

我爱大自然, 其次就是艺术;
我双手烤着, 生命之火取暖;
火萎了, 我也准备走了。
   ——兰德《生与死》(杨绛译)

matisse11

范薇 VVhanbi

范薇 VVhanbi

早稻田大学国际关系硕士 | 复旦大学日语系学士
居住过纽约与东京、北京与上海,从事过投行咨询、传媒出版
穿梭在东西方的时空,悉心体味岁华之可读
范薇 VVhan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