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是女神的柴静有资格关心雾霾吗?

柴静

柴静《穹顶之下》预告片截图

中美君说:

《让“柴静”消失》成为刚过去的周末的一篇热文,今天我们推送的这篇文章,由香港大学中文学院研究生陈一帆,为你解释,为什么“柴静”不可能在这场舆论战中消失?

直到《看见》这本书上市之前,柴静的身份一直是一个著名记者。而随着新书销量的逐渐攀升,溢美之词逐渐将那个短头发的女记者捧成了宛若智慧和正义的化身,她悲天悯人,又锋芒毕露。可是比造神更快的,一夜之间层出不穷的绯闻让女神顿时不再圣洁,绿茶婊、小三的谩骂随之而来。

恰逢那个时候“公知”不再是意见领袖的代名词,反而变得语意暧昧,赴美产子的柴静那时也正像另一个争议女性所言,受到多大的赞美,紧接而来的就是同等甚至更为激烈的诋毁。

后来关于柴静的新闻逐渐少了,直到《穹顶之下》席卷整个社交网络之前,很多人甚至不知道柴静生了一个女儿。然后前任女神现任人们口中的绿茶婊带着《穹顶之下》回来了。

话题人物遇上热点话题,成为年度第一个热点话题简直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然而在众多的讨论之中。对柴静私生活的攻讦也回来了。

柴静作为一个吸烟的高龄产妇,孩子的病怎么能全怪雾霾?柴静私生活如此糜烂,她的话有多少可信?你怎么知道这不是又一场阴谋论的表演?赴美产子的柴静就是想要来搞垮民族工业。甚至有人说,看,绿茶婊有来抓住机会刷存在感了。

柴静其实不吸烟,而私德如何我们并不知内情。柴静作为一个母亲,担忧女儿生活环境有错吗?没有。作为一个媒体人,可以关心雾霾这样广泛引起关注的公共议题吗?当然可以。

抛开柴静制作《穹顶之下》的动机,这部纪录片讲了三个问题:雾霾是什么?雾霾要不要治理?雾霾该如何治理?那么这三个问题可以靠柴静的人品解决吗?不能。所以大众为什么会如此关系一个和主题毫无关系的制作人的个人生活问题?

恐怕在于,一开始人们希望造神来得到救赎,而救赎不能如期来临的时候,神像就要被无情的毁灭。

柴静真正走上神坛,恐怕源自于国人心中的“青天大老爷”崇拜作祟。我们太习惯有统一的思想和高瞻远瞩的伟人了,如果上天不能赐予我们一个,那我们就从人里面选出一个最接近神的。可是世上哪来什么神仙皇帝?一切都只能靠我们自己。

可 是人们太习惯有人指导人民目标是什么,步骤是什么,如何一步步的做下去了,当旧的指南已然无效,找不到新的指南的人们一部分在摸索道路,一部分在茫然地寻 找一个新的可追寻的指南。于是公知、五毛、带路党轮番上场。我们曾经寄希望于体制内部有一个有力的声音发出人民的心声,指引人民的道路。然而这个时代,已 经没有一个声音可以代表所有人的诉求了,于是柴静先是被指定成了自由和公正的“圣姑”,后又变成了愚弄群众的“妖女”。

2015年的微博,有人在李开复的微博下留言说“你应该知道现在的网民没有前几年那么好糊弄了”。这是一种进步,这个众声喧哗的时代毕竟走出了自己的一大步。然而,柴静便是在这一步的过程中被言论浪潮高高抛起又狠狠摔下的典型。

《穹 顶之下》播出之后,很多人对针对里面具体治理雾霾的措施的讨论并不感兴趣,针对柴静说的这些有没有用的讨论倒是日益火爆。公众并不愿意,或者说并没有意识 到自己可以站在决策者的角度去讨论方案的细节,人们觉得那是政府和国企的事。人们只是觉得,哦,这个女人说了两个小时,雾霾就会消失吗?

柴静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或者说意见领袖,她所能做的便是启发至少一定范围内的思考,然而,人们对这一角色的认知始终是她应该提出一个立竿见影的解决办法让雾霾从此消失。

或许这便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前面赞美了柴静后面便把她踩进污泥里。因为柴静一直只是尽一个媒体工作者和知识分子的本分,她没那么伟大,也没那么全能。

那么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当公众想摧毁神像的时候,为什么一定要攻击私德。

很简单,攻击私德是传统中国文化里最简单粗暴也是最有效的方式,更何况是对一个女人。

古代有种选拔人才的机制是不看才华的,叫做举孝廉。儒家有句话,叫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过去都以为是修身之后才能有资格齐家治国平天下,但是我们看了那么多小说话本,恍然发现其实你只要修身就够了,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修身达到一定水平之后的附加红利。

完美的男性,最重要的是忠孝节义孝悌,才华是锦上添花,并不能雪中送炭。曹操一生文韬武略,逃不过枭雄二字,而且越是才华卓越功成名就的人,人们越喜欢讨论他私生活的种种细节,以证明他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甚至是连你我都不如的普通人。

而对女性的评判标准一直是参照着男性的标准再加上保证繁衍的前提构成的,因此女性在男女关系上万万不可有污点,风言风语都不行,有才华的女性,简直应该个个都当道德模范标兵,否则立刻就要变成被攻击的靶子。林徽因不过是多了几个追求者,身上便背负了多少脏水,一并将她陪着梁思成吃苦下乡在建筑史上的贡献一并抹杀了。

人无完人,但公共人物必须完美如神祇。不然你的一个小小的污点都会导致你整个人形象的崩塌和对你全部贡献的抹杀。

人们总是义正言辞,人品不好的人说的话办的事又有什么可取之处呢?可是人们对道德的标准是否设定的太严苛?这其间到底有多少以讹传讹泼上去的脏水? 而一个人的私生活和她在另一个毫不相干的公共领域所做的努力又是怎么扯上关系,甚至因为子虚乌有的吸烟传闻就认为她对治理雾霾的努力毫无价值的呢?

我们毁灭神像,正是为了迎接人的时代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