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文艺女青年的亚洲艺术周一瞥

中美君说:

本期 “遇见美利坚”,我们邀请亲临最近在纽约轰轰烈烈上演中的 Asia Week(亚洲艺术展)的廖姑娘,为你发来现场快照。

令人眼花缭乱的 Armory Week 刚过,亚洲艺术周又在尚未入春的纽约轰轰烈烈的开始了,真是给寒冬中的艺术爱好者们送来了温暖。相对于 Armory Week 略坑爹的地理环境,亚洲艺术周的选择更加多样化,参与的机构涵盖了博物馆、画廊、拍卖行和其他文化艺术机构。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展览向来以上佳的品质和精心的布展出名,这次的 “Discovering Japanese Art: American Collectors and the Met” 不仅又罕见地把地球人都爱的葛饰北斋拿了出来,更是增添了许多以往展览较少看见的精美屏风。

2

大都会所藏的这版葛饰北斋的《巨浪》跟芝加哥美术馆的相比,品相好了许多,颜色也更加丰富。耶鲁大学美术馆所藏的版本也没有大都会的好呢!

3

看到上一张屏风的时候细细品味了很久,一时半会没有明白一大坨黑色的东西是什么,后来才恍然大悟是半轮明月挂在空中,只是原本银色的部分氧化成了黑色。

除了大量的浮世绘和屏风,展览还包括了精美万分的手工艺品,譬如珠宝盒、花入以及点心盒。展览的主要目的除了展示博物馆的丰富收藏之外,也按照时间和人物的顺序向观众讲述了 1880 年代以来大都会是如何在美国藏家的慷慨帮助下逐渐丰富起自己的日本收藏的。
(展览持续到 2015 年 9 月 27 号)

同样是日本艺术展览,日本协会(Japan Society)上周五刚开幕的 “Life of Cats” 不仅是艺术爱好者的福音,更是给广大爱猫人士的福利。

以从馆藏的浮世绘中抽取带有猫咪形象的作品为主,展览涵盖了版画、雕塑,水墨画及其他艺术形式——且这只是展览的一部分,从 4 月 26 号开始第二批猫咪主题的作品将替换正在展出的第一部分。

4

日本协会的场地布置向来别有一番心思,此次的猫展也不例外。刚走进展厅,就有一扇巨大的猫头门在等着观众,喜欢自拍的小伙伴一定不能错过。

除了各种可以想象的萌萌的猫咪形象(譬如恶意卖萌,趴在美女胸口)之外,展览还特意挑选作品去呈现日本的动物拟人文化和怪兽文化。

7

这群泡温泉的猫们俨然一副人生赢家的样子,还有这只每天都在愁不知道穿什么才好的猫小姐,简直就是楼主每天早上的内心写照!

虽然猫咪在很多人心目中是萌萌嗒的小动物,但是日本艺术家们自然不会放过任何向怪兽文化致敬的机会,展览里有半个展厅都挂满了张牙舞爪的猫怪们。
(Life of Cats 第一部分展到 4 月 26 号,第二部分从 4 月 29 号展到 6 月 7 号)

亚洲艺术周的另外一出重头戏就是各大拍卖行,而今年的重中之重自然是佳士得的安思远专场。

12

中英文的硬软广告早就在拍卖前一个月占据了朋友圈,制作精良的双语专题网站更让人感慨佳士得的用心良苦。

这位集艺术商人、学者及藏家为一身的传奇美国人去世前在第五大道上住着一个有 20 个房间的公寓;他没有结婚,只有一个叫做伊藤的日本助手长期陪伴在他身边。佳士得在为期一周的预展上试图还原安思远生前公寓内景;碍于场地限制,百分之百的复制还原并不实际,但是仅一瞥佳士得的布展,就让人对安思远生前所藏的亚洲艺术心驰神往了。

预展上十分醉人的一幕发生在一坐神象前——在拍卖行的预展上,许多平时在博物馆里面需要被玻璃罩起来的珍贵物件都会被放在外面,以便潜在买家仔细观赏把玩,不过这次人们直接把钱放在了神象前,倒真是让神像物尽其用了。

离佳士得不远的 Bonhams 拍卖行虽然规模相对较小,亚洲艺术周拍卖的日本及南亚的物件却也是别有风味,比如这尊萌萌的佛像,还有一队似乎要去开大会的虫子。

17
19Bonhams 的二楼目前有一个非拍卖的日本明治时期装饰艺术展,来自私人藏家。并非以拍卖为目的的展览总能让人更好的欣赏展出的物品,而非首先被标签上的估价吸引。日本匠人对待艺术的态度总能从细节处完美的体现,从每个角度看这些作品,都能给人美的享受,如果有钱的话,真想收入囊中呀!

最后来说说 The Rubin Museum of Art。 虽然这个博物馆以喜马拉雅文化艺术为主,流动展览的策展和主题却不局限于喜马拉雅地区。目前 6 楼的 “Becoming Another: The Power of Masks” 在亚洲艺术周期间开幕。

23

整整一层的展览空间汇集了喜马拉雅,蒙古,西伯利亚,日本,以及太平洋西北岸的面具。人类在很早的时候就被面具带来的效果深深吸引——当你带上面具,你或许会变成一个更强大的人,或是祖先、动物,以及神灵……展厅的灯光十分昏暗,有些面具看起来确实十分惊悚呢!
(该展览持续到 2016 年 2 月 8 号)
Riboud 的老师是 Cartier-Bresson(布列松)大神,布列松曾怂恿 Riboud 说:“Stay as longas possible in China, nobody has done a good job yet of photographing the People’s Republic.”此外五楼有一组十分精彩的 “Witness at a Crossroads” 照片展, 是法国摄影大师 Marc Riboud 从 1955 年开始横穿亚洲的影像纪录。

26

上面就是一张 Riboud 拍的故宫。展览里面的中国及日本的两组照片都十分耐人寻味,只可惜楼主去看到时候发现展览第二天(3 月 23 日)就结束了,还没看的小伙伴估计要等到下一次了。
除了精美的馆藏之外,博物馆的空间也十分漂亮独特,前身是 Barneys New York 百货大楼,大楼在被改造成博物馆后保留了中央的旋转楼梯。

亚洲艺术周的活动实在是太多了,楼主只恨没有学会影分身,这样就可以站在街上大喊:让艺术的风暴来得更猛烈些吧!——这也是所谓人在纽约的烦恼。

廖汉斯

廖汉斯

纽约大学视觉艺术管理硕士在读生一枚,同时在 Howard Greenberg Gallery 当酱油实习生,以及在 beyondchinatown.com 当网络小编。最大的爱好就是无所事事压马路,抬头看匆匆纽约客错过的风景。Insta: @hanliao(不发自拍和美食!)
廖汉斯

Latest posts by 廖汉斯 (see all)